文学史上的旷世奇才——曹雪芹

2021-07-23 09:18

周汝昌提示说有关曹雪芹的精神风貌,早在《红楼梦》开场早已说的搞清楚: 《红楼梦》西江月 词两首全文 《西江月·无故寻愁觅恨》 无端寻愁觅恨,有时候似傻如狂。 纵使生的好外表,腹腔原先草莽。 落魄堵塞庶务,愚顽怕读文章。 个人行为偏远性乖戾,那管大家诬蔑。 《西江月·富贵不知乐业》 荣华富贵不知道乐业,贫困难忍苍凉。 可伶孤负好韶华,于国于家遥遥无期。 天地软弱无能**。古往今来不肖天下无双。 寄言纨绔子弟与膏梁,莫效此而样子。

曹雪芹早前南京江宁织造府亲身经历了一段锦衣纨绔、荣华富贵风流韵事的生活   。曾祖父曹玺任江宁织造;曾祖母孙氏做了康熙皇帝的家庭保姆;爷爷曹寅做了康熙皇帝的一起阅读和大内侍卫,随后江宁织造,担任两淮巡盐监督御使,极受康熙皇帝宠幸。雍正皇帝六年(1728年),曹家因亏损治罪被革职,曹雪芹随亲人迁到北京市旧宅。后又迁居北京市南郊,靠卖书画和盆友救助谋生 。曹家此后一蹶不振,日渐衰弱。经历了生活中的重特大转折点,曹雪芹倍感人情冷暖,对中国封建社会拥有更保持清醒、更深入的了解。他藐视权势,避开政界,过着贫苦如洗的艰辛日子。曹雪芹素性放达,喜好普遍,对金鼎、书香、美术绘画、园林景观、中医学、织补、加工工艺、饮食搭配等均有一定的科学研究。他以坚强不屈的恒心,经历很多年艰苦,总算创作出具有思想性、表现力的杰出著作——《红楼梦》。曹雪芹迁居北京市南郊后,生活更为贫苦,“满径蓬蒿”,“全家老小食粥酒常赊”。

乾隆皇帝二十七年(1762年),儿子早夭,他陷入过多的忧愁和哀痛,卧病在床。乾隆皇帝二十八年(1763年)除夕夜(2月12日),因贫病交加无医而逝。有关曹雪芹去世的年代,另有乾隆皇帝二十九年除夕夜(1764年2月1日)、甲申(1764年)早春之说。

“生在热闹,总算沦为”。曹雪芹的家境从鲜花着锦之盛,一下子掉入凋零衰落之境,使他真切地感受着人生可悲和世间的绝情,也解决了原属阶层的肤浅和褊狭,看到了封建社会皇室家中不能挽留的颓唐之势,与此同时也产生了破灭伤感的心态。他的不幸感受,他的诗化感情,他的探寻精神实质,他的创新精神,所有溶炼到《红楼梦》里。 [18]

喜爱生活又有梦幻2之感,加入wto又出生,它是曹雪芹在探寻人生层面的分歧。曹雪芹并并不是悲观厌世现实主义者,他并不真真正正觉得世间万事皆空,也仍未真真正正勘破红尘,真要劝人从说白了的尘梦中醒来,不然,他就不容易那般痛楚地为世间之悲洒心酸之泪,就不容易在情感上那般执着于实际的人生。他恰好是以一种深厚的情感,以自身亲自的感受,写下加入wto的耽溺和出生的憧憬,写下了耽溺痛楚的人生实情和希求摆脱的一同憧憬,写下了分歧的情感世界和真正的人生感受。 [18]

曹雪芹雕像(朱惟精创作)

《红楼梦》开卷有益**回有几篇创作者自序。在这里几篇自序里,曹雪芹自诉创作起缘、创作历经和体会心得,独特地表述了自身的文学思想和创作标准。 [5]   他**指责了这些公式法、整合性、违背实际的创作趋向,觉得这类创作比不上“按自身的事体情与理”创作的著作“新鮮别具一格”,这些“大不近情,郑人买履”之作,“竟比不上我半生亲睹亲闻的这好多个女人”,“至若悲欢离合,盛衰境遇,则又跟踪蹑迹,害怕稍稍穿凿,徒为供人之目而反失其秘授者”。他既不凭借一切历史典故,都不以一切民俗创作为基本,只是立即选自社会现实生活,是“字心来看皆是血”,渗入着创作者本人的辛酸泪情感。著作“属实描绘,并无讳饰”,维持了实际生活的多元性、状况的多元性。从各式各样的人物关联中,表明出那类荣华富贵世家的荒诞、孱弱以及混凝土离析、衰败的发展趋势。他所作的人物摆脱了以往“叙善人彻底是好,恶人彻底是坏”的书写,“所叙的人物,全是确实人物”,使古代小说人物营造完成了从典型化到人性化的变化,展现出典型化的人物品牌形象。曹雪芹以作家的比较敏感去认知生活,主要主要表现自身的人生感受,主动地造就一种诗的诗意,使著作含蓄委婉,是那般的记忆犹新,也是那般的难以企及。他并不像以往的小说集趾高气扬地裁定生活,设立道德法庭,对人事部门开展义正言辞的裁定,只是极写人物内心的晃动、让人领悟不透光的心理状态、人生没法逃避的苦味和淡凉冷热,让阅读者品味人生的况味。